离心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离心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你要请我吃大餐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7:30:02 阅读: 来源:离心机厂家

遇到老谢十八岁那年,我在北京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。眼瞅着工程结束,到了该发工资的时候,老板却拍拍屁股跑得没影了。

那时候已是年底,该回家过年了。我含着泪拆开了夹衣的领子,那里面有八十块钱,是我来北京之前母亲缝进去的,刚好够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那个年代,银联卡还没普及,所以家乡人外出打工都会用这招,以防万一。

母亲说,这八十块钱就是回家的路费,再困难也不能动。

买完了车票,我就分文没有了。一天一夜的路程,吃喝又成了问题。我咬了咬牙:不就是几顿饭嘛,挺着就是了。

饥肠辘辘地上了车后,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座儿,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,动都不想动一下。

对面座位上是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上车后就一刻不停地在吃东西,不是瓜子就是苹果,苹果刚放下,又拿出了饼干。从早上开始,我已经连着两顿没吃饭了,所以中年人的举动对于我可怜的胃来说,无疑是种折磨。于是,我很不满地瞟了他几眼。

见我看他,中年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中午没顾得上吃饭,所以先垫垫饥。你也来点?

我装作有点不屑地摇了摇头。与此同时,我却听到自己的喉咙咕咚地响了一声,那分明是咽口水的声音。

中年人很殷勤地说:我姓谢,叫我老谢就行。您贵姓?

姓王。我多一个字都懒得说。

可能看出我不太热心,老谢就不再说话,专心吃自己的东西去了。

不一会儿,天黑了下来。到了火车上开饭的时间,广播里开始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播放着用餐通知:餐车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晚餐,有糖醋鱼、鱼香肉丝、红烧肉

同时,盒饭、盒饭,十元一份!的叫卖声也渐渐由远及近。

再看对面的老谢,片刻间早已像变戏法似的摆满了桌子:酱猪蹄、卤鸡爪、火腿肠、花生米,还有一瓶高度数的二锅头。他边倒酒边自言自语:再弄一份盒饭就可以正式开饭啦。

我不由得在心里恨恨地说:这人,真是饿死鬼托生的!转而一想,又在心里叹气,唉,我这不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嘛,人家也没碍着我的事,发哪门子的邪火啊。

轮流请客眨眼的工夫,卖盒饭的推车就到了跟前儿。乘客们的声音此起彼伏:给我一份!我也来一份!还有我的!饭菜的香味弥漫在车厢里,直往我的鼻子里钻。为了避免尴尬,我只好从包里掏出一本书,装作看得入了迷。

这时候,老谢却开始喊我:小伙子,别光顾着看书了,开饭啦!

我把书拿开,扫了一眼推车里的盒饭,又看了一眼老谢桌子上琳琅满目的吃食,很坚定地对老谢说:谢谢,我不饿。

这个时候,我的喉咙又一次背叛了我,咽下了更响的一口唾液。同时,我的肚子也没出息地叫了起来。我心虚地看了看老谢,他正低头掏着钱包,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窘态。于是,我索性往椅子上一靠,拿书遮住了脸,装作睡觉。

片刻,我听到老谢响亮地喊道:盒饭,要两份!接着,又听到老谢在叫我:小伙子,来,帮个忙!

我欠起身来,只见他一脸的笑容:知道你不饿。但是你瞧,我一个人吃饭喝酒实在没意思,不如咱俩搭伙一块儿吃。这顿我请你,下顿你再请我。怎么样?

还没等我回答,老谢就拿出个塑料杯子放在我面前,倒满酒,然后又端起了自己的杯子,说:人家说百年修得同船渡,咱们同坐一趟车,大概也得修一百年的缘分吧,来,干一杯!说着,他就一口干了。

看他这么热情,我也只好咬咬牙,把杯里的酒喝了下去。

几杯酒下肚,我的身体里就像腾起了一团火,头也变得晕乎乎的。一顿饭,我和老谢聊了很多。老谢说,他是个业务员,一年中起码有大半年都在外面跑。老谢还说,他的儿子和我差不多年纪,明年就要考大学了。

出于自尊,我没好意思说出自己的现状,只是说辛苦一年,却没挣到什么钱,都觉得没脸回家了。说话的时候,我的鼻子直发酸,泪水都噙在了眼里。

老谢叹了口气说:其实,挣钱多少没关系,快过年了,父母在乎的是你能平安回家。说完后老谢盯着我的眼睛,又强调了一句,知道吗,孩子?

最后,我不但一个人吃光了两份盒饭,还把满桌的零食消灭得一干二净。

吃饱喝足的我,倚在座位上踏踏实实睡了一夜。

这笔账先记上天亮后,我一睁眼,只见老谢正坐在对面微笑着。老谢指了指面前的两桶方便面说:咱们一人一桶。我想过了,早饭省钱,你随随便便就把我打发了,那我可就太亏了。干脆早饭我也请了,中午你请我吃顿大餐,反正餐车里好菜有的是!

我勉强笑了笑,说了句:好,中午请你吃大餐。

洗漱完毕后,我木然地吃下了老谢的面,然后装作看书。老谢不时和我搭句话,我嘴里应着,心里却七上八下地乱成了一团麻:身上分文没有,午饭拿什么请老谢?吃人家的嘴软,谁让自己嘴贱了?说没钱,他会相信吗?会不会说我骗吃骗喝?

南通西装制作

滨州职业装定做

大安工服定制

长春职业装订制